[警惕投资“盛宴”背后的风险] 寻求投资人

来源:党团工作 发布时间:2019-07-27 05:36:32 点击:

  摘要:文章对我国2009年宏观经济情况进行了分析,论证了地方投资增长过快对宏观经济结构的产生的影响,探索了2010年我国通货膨胀的压力增大的可能性,并力图在物价信号尚不明朗的情况下甄别宏观经济基本面的变化趋势,以期对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取向的提供正确的思路和方法。
  关键词:地方投资;结构失衡;通货膨胀;经济泡沫;宏观调控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对我国的出口造成沉重的打击。同年11月国家果断地对宏观调控政策做出了重大调整,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并紧急出台了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增长的十项措施,并安排4万亿的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规划、鼓励设备投资的增值税转型等多项政策,直接和间接地扩大投资。事实上中央政府试图像1998年那样通过加大政府投资的方式来弥补出口需求不足造成的经济增长漏洞。庞大的投资计划如同久违了的“盛宴”,激起了地方政府前所未有的投资激情,他们很快成了赶赴这场投资“盛宴”的主角。
  一、“盛宴”进行时
  2008年11月底,在4万亿投资计划公布后短短一周各省市公布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已逾10万亿元,在2008年10月-2009年3月,中央投资增长都高于地方投资,但进入2009年4月份之后,地方投资项目开始发力,增速逐月加快并超过中央投资项目,而中央投资项目则开始减速。1-9月份,中央项目投资增长18.9%,而地方项目投资却增长34.9%。随着地方投资项目的加速,地方项目占全部投资项目比重也随之提高,到2009年9月份,这一比重则达到了历史最高的91.2%。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09年宏观中数据中全国固定资产投资224846亿元,比上年增长30.1%,增长幅度创改革开放以来的次高,其中中央项目投资19651亿元,增长了18.4%;而地方项目投资174488,增长了32%,占了全国投资的78%,占城镇项目投资的90%。这些数据充分说明地方投资已经成为拉动经济的绝对主力。
  2009年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月,我国宏观经济在政府投资推动下在全球金融危机中上演了绝地反击,经济仍保持了令人惊讶的8.7%增长速度。这样的增长速度还是在出口方面拖累了GDP3.9个百分点基础上完成的,可谓世界仅见。更值得玩味是各省市报上的数据,31个省区市GDP平均增速高达11.4%,我国31个省市直辖市GDP地方GDP汇总为362207亿元,远远高出统计局公布335353亿元,高出26854亿元,如按照地方GDP计算我国经济已远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
  二、“盛宴”的代价――通货膨胀
  众所周知,宏观经济失衡无外乎出现两种结果,一是由于社会供给大于社会需求导致的市场投资疲软,物价持续低迷,这种现象被称为通货紧缩;二是由于社会总供给小于社会总需求而导致的市场商品短缺,物价普遍上涨,这种现象被又称为通货膨胀。这两种经济失衡现象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表现为物价现象。
  2009年,全年CPI的-0.7%,PPI为-5.4,从CPI来看我国消费品的供需基本平衡,部分商品存在供过于求的状况,但所占比例较低;这也从2009年实际情况相符,市场即没有出现类似于1998年那样的价格普遍下跌的情况,但也没有出现价格大幅上涨,除了粮食价格和猪肉价格在2009年第一、二季度有小幅波动外上大部分生活品价格稳定;另外PPI工业品出厂价格2009年有一定幅度的下跌,说明投资品的供给与需求失衡,投资品需求下降较大,这主要由于世界金融危机的因素导致我国出口需求大幅下降从而导致投资品需求下降所致。因此从2009年的衡量物价的两项主要指标静态来看,我国供需结构处于局部供给大于需求,整体面基本平衡的状况,经济过热导致的通货膨胀不是主要风险,反而应注意经济低迷导致的通货紧缩。因此到2010年后我国宏观调控政策也没有发生大的变化,继续沿用2009年促增长的积极的财政政策和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事实上当我们用动态的月度数据中来分析物价就会发现已经出现的危险警示。我国CPI的下行区间是从2008年2月开始的,2008年2月我国CPI创纪录的上涨了8.7%,此后17个月连续下跌,2009年7月份到达谷底CPI下降了-1.2,这仍然是由于需求持续下降所致。但从2009年8月份后,我国的物价止跌上扬,开始进入上行区间,从8月的-1.17到12月份为1.9,下半年的振幅为3.1明显高于上半年,也就是2009年下半年的物价上涨幅度是较快的,如果这种上行速度不改变,到2010年第二季度CPI将上涨到5%左右,通胀压力会明显加剧。所以简单看2009年的静态指标是无法得出这个结论的。从月度CPI分析可知消费品供需结构经历了需大于求到供需平衡到供大于求然后再到需大于求的变化过程。
  通过从两大价格指数的简单分析可知,尽管2009年下半年两大指数都是负增长,但下降幅度已经减缓,进入了价格的上行区间,两大指数在2010年将全面转正并不断上扬。这证明宏观经济结构已经开始发生根本变化,宏观经济结构已经从供大于求向供小于求转变,无论消费需求还是投资需求都是如此。为保证2010年宏观经济稳定健康的增长,控制需求尤其是投资需求应该成为2010年的各级政府的主要任务。但事实上地方政府却在过分乐观的经济形势的感召下,在地方大员政绩和经济数据的双重压力下,进入2010年后地方政府投资热情丝毫未减,其亢奋程度有越演越烈之势。2010年四川计划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1.05万亿元,其中,城市基础设施项目个数、金额创历年新高。2010年四川省已确定投资的重大项目为650个,项目总数较去年增加了150个,涉及总投资金额为3万多亿元,2010年计划投资3000多亿元。这批重大项目涵盖了350个续建项目,150个新开工项目和150个储备项目。山东敲定1.98万亿元的结构调整投资大盘子,占2010年计划总投资的比重约88%;河北省提出2010年要下力气抓好项目建设,重点项目安排1300项,总投资1.6万亿元,年度投资计划2500亿元以上;而江苏省则计划安排省重点建设项目200个,总投资1.7万亿元,增长24%,而且项目大型化的趋势进一步强化,100亿元以上特大项目达到28个,50亿元及以上的大型项目81个。按照地方政府的规划,2010年的投资规模必定大于去年,信贷总量至少也将与去年持平。中央全年7.5万亿的信贷增量控制将面对更大的挑战。2010年1月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1.6万亿天量信贷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的结论2010年我国通货膨胀压力不容小觑,地方政府过渡的投资需求将是这种危机的根本症结所在。
  三、形成2010年通货膨胀压力的两大推手
  第一,消费结构升级,导致耐用消费品的需求大幅上涨。这主要包括汽车和住房消费等。近10年来我国汽车销量增长神速,从一个类比就能窥其全貌。全国汽车年销量从1万辆到10万辆,用了13年;从10万辆到100万辆,用了21年;从1992年100万辆到2000年突破200万辆,用了8年;而从2000年200万辆到1000万辆,增长5倍我们只用了9年,2009年我国的汽车销量是1364万量,增长了46%,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这还是在世界金融危机背景下所交的成绩单,的确令人膛目结舌。2010年1月汽车销量更呈井喷态势,单月销量达到160万量,同比增长124%,汽车需求的狂飙势必传递一个市场繁荣的信息带动钢铁、能源等相关产业需求的激增,势必增大投资品价格上涨的压力。2009年同样火爆的还有我国的楼市,据《2009-2010年度中国房地产报告》报告显示:2009年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93713万平方米,比2008年增长42.1%;商品房销售额43995亿元,比前年增长75.5%。就全年来看,全国商品房成交均价约4695元/平方米,全年房价涨幅24%,平均每平方米上涨813元,都创出了历史新高。除投机性和投资性购房外,住房的刚性需求也是不争的事实。短期内住房价格上涨必将成为通胀的主要推手之一。
  第二,过度宽松的货币供给阀门和商行难以遏制的信贷热情是通货膨胀的另一推手。货币主义的代表弗里德曼提出,通货膨胀说到底都是货币现象。他认为根治通货膨胀的唯一办法是减少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控制货币增长。而我国来央行曾经有一个计算公式来分析货比供给量的尺度。对于M2(广义货币)增长减GDP增速,再减去CPI,合理差值大约是3%、4%左右。2000-2008年,我国的这个差值是在(-1%,8.5%),平均略高于4%。
  但是2009年,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长达27.68%,达60.62万亿元,增幅比2008年高出10个百分点。这个差距高达19.7%。流动性的增长远超GDP增长,而同时CPI没有增长。而理论上,从货币供应到通货膨胀有一个传导的过程和机制,一般需要6个月到1年的滞后期。但最终会传导到商品价格中,目前前面提到的资产价格、大宗商品就成了这些流动性转移的出口。货币供给量过大必然导致流动性过剩,也导致资产价格上升推动房产泡沫。因此,2009年过渡宽松的货比供给政策很可能成为加大通货膨胀压力的助推剂。
  与此同时,2009年全国银行的信贷增量也到达了历史最高水平9.59万亿,比2008年高出近一倍,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国1990-2004年各项贷款平均增长速度只有13.2%。2009年信贷天量增长与地方投资过热有着直接的关系,因为地方商行与地方行政力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地方政府的投资热情很大程度来自地方商行的有力支撑,值得注意的是,从2009年12月人民币各项贷款增量为3798亿元,但五大行和12家股份制银行的增量一共只有1692亿元,占新增贷款的45%,而55%的的增量来自于直接受地方政府控制的城商行、农信社两大阵营。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金融机构和地方政府之间存在着利益联动关系。
  四、缓解通胀压力的政策建议
  第一,从“扩大”到“稳定”,2010年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仍将是核心任务。不过,“保增长”的单极目标逐渐变为“保增长、调结构和控通胀”等多重目标。有效控制各级政府固定资产投资节奏,保持经济平稳。目前,地方政府投资在建项目的规模已经很大,一方面要规范地方政府及其平台公司的举债和担保承诺行为,集中资金首先确保已开工项目按期完工。防范地方债务风险;另一方面科学合理地安排投资计划,适当后延中央投资新开工项目建设进度。同时,对产能过剩行业的投资要从严控制,坚决抑制重复建设等盲目投资。切实加大保障性住房和普通住宅的土地和资金供应,为稳定房价创造长远有利条件。加快出台多种措施拉动民间资本,尽快清理不合理的限制性行业准入制度,鼓励民营企业进入这些领域。适当利用行政手段严控地方政府对利用“土地银行”进行筹资的行为,并有效监督地方政府举债额度,尽量延迟出台提高住房供给的相关政策,防范住房价格因成本进一步上涨。
  第二,货币政策应兼顾“灵活性”和“稳定性”。货币政策应注重引导和稳定市场预期。由于货币政策实施具有滞后性,以及传导效率的损失,货币政策调控必须要有前瞻性。目前应主要依靠数量型工具调控流动性。对基础货币或货币乘数进行调节,规模和力度都应该控制在温和范围之内,以合理控制信贷增量,把握好信贷投放节奏,努力实现逐季均衡投放和平稳增长。2010年7.5万亿的信贷增长规模在合适的范围,但要避免商行规避信贷控制的行为,及时合理利用货币杠杆并兼顾行政手段;要充分考虑经济内生增长的状况,要兼顾经济平稳较快增长与防止物价较快上涨这一矛盾,采取温和、渐进的加息调控;还要进一步加大货币政策对结构调整的支持;切实解决各个银行间信贷投放的不平衡、大型国有企业与中小企业间信贷投放的不平衡、行业之间投放的不平衡、地区之间信贷投放的不平衡进行调整问题,促进经济自主回升。
  第三,逐步取消临时性刺激政策。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非常规的宏观和金融支持政策应逐步退出。与促消费、增收入、调结构相关的政策将延续或适当修改后执行,支持对象已大幅改善且政策效果负面效应增大应逐步被调整甚至退出。
  参考文献:
  1、斯蒂格里茨.经济学[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
  2、罗伯特・M.索洛,约翰・B.泰勒,本杰明・M.弗里德曼,詹姆斯・K.加尔布雷斯,N・格里高利.曼昆,威廉・普尔等.通货膨胀、失业与货币政策[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3、刘传哲.我国货币政策的传递途经――理论与实证研究[M].经济管理出版,2000.
  4、刘恒.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周期研究[M].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6.
  (作者单位:遵义市委党校)

推荐访问:盛宴 警惕 风险 投资
上一篇:教学信息共享问题的经济模型分析 模型信息共享前,应进行什么检查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57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