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失地养老保险制度 农村失地妇女权益保障问题调查

来源:IT计算机 发布时间:2019-06-21 05:41:18 点击:

  摘要:土地是农民的生存之源,发展之本,农村妇女一旦失去土地权益的将趋于贫困,成为农村的弱势群体。文章通过调查了解了失地妇女的生活现状、困难,并分析深层原因,提出了保护妇女土地权益的对策,以期达到保护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的目的。
  关键词:失地妇女;权利;权利保障
  
  土地是农民的生存之源,发展之本,享有土地权益是享有其他权利的基础。在从事非农劳动人员中,农村的妇女所占比重男子低3-7个百分点,非农就业机会的相对不足使她们更多地依附于土地。因此,保护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更多地了解当前失地妇女的生活现状、困难,以便分析深层原因,提出更具有可行性的保护妇女土地权益的对策,本课题组以走访、问卷调查、座谈等形式,深入沧州市所辖县、市区的45个乡镇,发放了2800份调查问卷,收回有效问卷2580份,回收率92%,获取了大量资料和数据。调查结果显示,沧州市失地妇女的生活状况整体上是比较平稳的,在土地初次分配中不存在明显的性别歧视,但在妇女土地权益保障方面存在一些问题。
  一、农村妇女失地情况调查
  在失地妇女中,90%以上是已婚妇女。
  第一,结婚妇女可能首先失去娘家村的耕地承包和使用权。按传统习惯,妇女结婚一般要“从夫居”,这意味着出嫁女的户籍将从娘家迁到婆家,而户籍人口是决定农户家庭承包耕地多寡的最主要依据,因此,出嫁女面临一次不可回避的土地权利流失。在问卷中有17.4%的出嫁女土地被收回,土地未被收回的出嫁女也陷入一种尴尬境地:拥有在娘家的土地承包权却因身在婆家而无地可种。
  第二,嫁入婆家村的新媳妇可能得不到承包耕地。“按户籍分地原则”赋予了因合法婚姻关系而迁入的新媳妇平等的耕地承包权利,但由于80%的村庄没有足够的“机动地”可以随时用来补充新增人口的承包耕地,所以,新媳妇及其他新增人口只能“排队”等待。在调查中发现婆家不分给土地的高达87.5%,只有当本村有户口迁出,被收回的土地作为“后备土地资源”,到村内土地调整时,按排队的先后顺序分配给“待地”者。如果所在村庄一直不调整土地,这些妇女也就一直没有属于自己和子女的承包地。
  第三,离婚或者丧偶妇女土地权利也面临一次裂变。在通常情况下,离婚妇女的土地权利变化有两种可能:一是离婚又离村的妇女,因其户籍的变化,承包土地要被所在村庄集体收回,或者由离异的丈夫家庭继续承包和使用;二是离婚不离村的妇女,因户籍未发生变化,村集体一般不收回离婚妇女的土地,其承包地可能通过协商或调解,从离异的夫家分离出来由离婚妇女承包使用。但是也有些特例:在一些地方,土地被看成夫家的财产,离婚妇女不敢提出要土地的要求,由于怕失去土地而失去生活来源,所以有些已经破碎的婚姻关系,女方也不敢轻言离婚;更有少数村庄因无地可用于分配,从而不接收离婚妇女的户口。
  二、失地原因分析
  第一,政策法规制度滞后于土地承包经营中问题的出现。我国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家庭承包经营的制度在建设和实际操作中无现存经验可借鉴,需要结合实际探索,逐步建立健全与之相适应的法规制度体系。因此政策法规制度滞后于土地承包经营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其结果必然导致一些矛盾解决起来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如按照《农村土地承包法》的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是以家庭为单位进行的,并没规定家庭成员在家庭承包中应享有的土地承包份额,而当妇女离婚后,发包方并不为离婚妇女变更发包合同,重新确定属于离婚妇女的土地,导致离婚妇女无地可种。
  第二,《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法规贯彻落实不到位。《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了土地的承包期为30年,且规定了调整土地或收回土地的条件和程序。但在各地的落实情况并不尽一致。有的地方实行“30年不变”的政策,有的地方坚持“大稳定,小调整”的原则,个别地方还存在“5年大调整,3年小调整”的做法,由村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这种政策执行不统一的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地方甚至同一个村不同队(组)之间,土地承包和流转的规定也不一样。土地调整的不同步,使相当一部分出嫁女在娘家的土地被收回,而嫁入的地方因已经调整完而得不到土地,沦为失地妇女。
  第三,传统观念及村规民约导致妇女失地。一是男权社会结构强加给妇女依附性性别角色。男性在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家庭生活中始终占主导地位,与之相对应的社会是希望女性从属于男性。女性在生理性别角色的压力下实现了社会性别角色的转换,不情愿地长期被局限于家庭事务,这是妇女经济边缘化和社会依附化的根源。二是与女性依附性性别角色相对应的社会风俗、习惯。首先,男“娶进”、女“嫁出”。一般而言,妇女结婚总是到男家落户和居住,男娶“进”、女嫁“出”被认为是正常的合法的;反之则被认为是不正常的、甚至是不合法的,并且在分享村庄集体共有资源和利益时体现出来。受“从夫居”的牵连,“上门”女婿亦受到歧视。在农村,有的村庄对上门女婿不分或少分配土地,理由是妇女本应该“嫁”出去的,反而招了女婿上门来挤占土地资源。不给上门女婿分配土地可以看成是村庄对违反“从夫居”习惯的制度性惩罚。其次,“男主外、女主内”。家庭事务与社会事务分离,男女社会性别角色分工,使男子走向社会而女子局限在家庭。再次,农业的女性化趋势对妇女的影响。男性外出找工作谋求更大的经济回报,因此是以追求经济效益为目的的。女性成为“留守大军”,包揽了家庭承包经营和家务等一切劳动,即所谓“农业的女性化”。目前“农业的女性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由于我国许多地区的农业生产是以自给自足和半自给自足为特征的,这就使得妇女增加的田间劳动不会或很少变成现金收入,她们创造的价值被维持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掩盖和埋没了,与外出挣钱的丈夫创造的显性收益形成巨大反差。由此而生的“男人是家庭顶梁柱”的假象,加大了女性的自卑感和依附性。
  三、解决妇女失地问题中的困难
  第一,妇女失地情况的多样性与我国相关土地政策法规的矛盾。妇女失地的情况多种多样,特别是一些妇女几年前放弃了土地承包权,由于中央惠农政策的连续出台使得土地不断增值,故而她们又想重新获得土地承包权,而我国《土地承包法》和新颁布的《物权法》都明确规定耕地的承包期为30年,使这一问题解决起来比较困难。另外,《土地承包法》和《物权法》对土地经营权的主体都没有做出具体的解释,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个体成员,还是与“家庭承包”相一致的“农户”?对于作为主流观点的后者,因为个体权利对家庭权利的依附性,一旦个体脱离了家庭,其权益的保障必然受到影响。如出嫁女、离异妇女、丧偶妇女的合法土地权益很容易流失,出现被剥夺或侵害的现象。
  第二,相应的机制尚未完全建立起来。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是贯彻实施《土地承包法》、稳定和完善双层经营体制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解决农村土地承包纠纷的有效途径,但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还未完全建立。在调查中我们了解到,一些基层法院对土地纠纷不予受理,还有一部分法院只受理男女双方离婚后,男方霸占承包地,不允许女方耕种这一种情况的,对出嫁女失去土地承包权、妇女主动放弃承包田几年后,又想重新要回等情况,基本不予受理;有的基层政府在组织村民大会或村民委员会表决土地分配调整问题时,缺乏必要的规范和引导,在解决土地纠纷中,因存在许多障碍而有畏难情绪,对妇女反映的失地问题一拖再拖。信访和妇联组织在协调解决妇女失地问题时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妇女户口所在地党委或政府,因此难度较大。
  第三,缺乏必要的补救措施。一方面,历史遗留问题存在,随着人口的流动,新的土地问题在不断增多,另一方面,土地已分配调整完毕,调查发现只有不到20%的乡镇留有机动地可用于再分配或调剂,而由于经济状况所限,村集体更没有用于补偿给失地妇女的储备资金,因此,解决妇女失地问题十分困难。
  四、保障妇女土地权益的几点建议
  失地后,有31.5%的妇女外出打工,17.2%的妇女靠家人养活,从事家庭手工业、种植业、养殖业或个体经营的占47.6%,靠政府就济的占1.7%,通过其他途径解决生活问题的有2%。可见,失地后妇女们的收入来源不同,但部分人的生活状况确实堪忧。为解决生活中的实际困难,许多妇女开始寻求解决之道。在调查中我们发现,失地后的妇女70%找村委会,找法院解决的仅占5%,找多个部门协调的占25%。但最终能够解决的只占总数的43.7%。可见,单凭失地妇女自身的努力很难彻底解决失地后的权益保障问题,还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探索。
  第一,在立法完备的前提下,要确保政策措施的执行到位。早在2001年5月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发布了《关于切实维护农村妇女土地承包权益的通知》。该通知明确规定了农村出嫁女、离异及丧偶妇女的土地权益,如“不管采取什么方法,都要确保农村妇女有一份承包地”、“妇女离婚或丧偶后仍在原居住地生活的,原居住地应保证其有一份承包地。离婚或丧偶后不在原居住地生活、其新居住地还没有为其解决承包土地的原居住地所在村应保留其土地承包权”等等。由此可以看出,农村妇女的土地权利在法律和政策上与男子是完全平等的,甚至在个别情况下妇女的土地权利优越于男子,这可以从“优先解决出嫁女土地承包问题”的政策规定中得到证明。但是起点的公平在实际执行起来却并未达到“过程公平”的效果。由于涉及土地调整的问题,与土地承包期限30年不变、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政策相违背,原则性和灵活性难以把握处理好,有些地方索性只考虑“30年不变”,对“小调整”则不予理会,也就造成了时有发生的土地纠纷。因此,我们认为应当建立统一的土地调剂制度,并且统一执行,落实到位,以保证妇女真正享有与男子平等的土地承包权,实现结果的公平。
  第二,大力社会生产力,为妇女权益的保护提供厚实的经济基础。之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土地纠纷和矛盾,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经济上的欠发达。经济的不发达,尤其是农村集体经济的匮乏使得人们的生活来源过于单一,只能更多地依赖于土地。土地之于一个农村家庭的重要性可想而知。所以,解决此类问题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要积极发展和壮大农村集体经济,这样,富裕起来的县市、乡镇可以摆脱“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窘境,并通过村集体经济补偿办法,给予其一定的保障。
  第三,积极探索在沧州市甚至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失地妇女保障制度,将其纳入农村社保体系,以切实保障其土地权益。十七大报告指出,要建立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为此,2009年中央作出重大决定,从2010年开始,全国320个试点县实施“新农保”,其中沧州有3个,这是继取消农业税、农业直补、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政策之后的又一项重大惠农政策。在这样有利的大环境背景下,本课题组认为应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索建立失地妇女权益保障制度,充分考虑性别敏感性,以确保农村这一弱势群体的切身利益。
  第四,摒弃传统习俗的影响,倡导两性平等。传统历史文化、社会风俗等因素使许多政策法规常常变得软弱无力。毕淑敏曾说,有男人的家庭女人永远不会成为户主。形象地说明古老的“三从四德”思想依然根深蒂固地存在于人们的习俗和观念中,人们思考问题总是以男性为本位,从保护男性利益出发,有意无意忽略或损害了女性的权益,影响了妇女土地权益的实现。所以,要在全社会进行社会性别意识宣传,改变传统观念,提高全社会的性别意识和妇女自身的维权能力,用两性平等观念代替男权观念。只有这样,才能使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真正实现“起点公平”、“过程公平”和“结果公平”。
  总之,农村妇女的土地权利问题不是孤立存在的,它是国家性别政策、法律以及社会文明的集中表现,是妇女解放程度、社会地位和权益保护的综合反映。一个生产力相对落后,物质、精神、文明程度都不高的社会,单靠几部专门的法律和政策难以解决问题。只有从父权结构、根本法律和专门法律配套、社会风俗习惯特别是村社传统等多方面进行循序渐进的变革或改造,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才能真正得以保护。
  *本文属河北省妇联20090019号课题。
  (作者单位:中共沧州市委党校)

推荐访问:失地 权益保障 妇女 农村
上一篇:关于我国个人所得税税制改革的思考:个人所得税税制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57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