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开启城市发展的新时代]中国城市发展大会 神贴

来源:总结汇报 发布时间:2019-04-20 05:58:40 点击:

  全球金融危机,给城市发展带来了新的考验。面临挑战和机遇并存的时代, 世界各国都高度重视探讨城市发展的新模式。   2009年岁末,两年一度的世界知识城市峰会在深圳召开。本届峰会旨在探讨全球金融危机下城市发展的新理论、新模式;探讨如何将知识置于城市规划和经济发展的中心地位;探讨城市如何在未来国际竞争格局中占据核心地位等问题。会上,“知识城市”这一城市发展新理念,引起与会城市管理者的高度重视。
  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一直高度关注“知识城市”这一城市发展的新理念,曾于2009年8月在深圳举办了“中国知识城市战略及运营首届市长研讨班”,为市长们搭建了一个探讨“后金融危机时期”城市发展新模式的平台。我应邀在研讨班上作了《创意,让城市更美丽》的专题报告。一石激起千层浪,笔者提出的非物质形态的创意经济模式,引起了与会市长们的共鸣。而后,在这次世界知识城市峰会上,我再次就非物质形态的创意经济模式等问题作了专题演讲,尤其是我提出的“创意城市、文化城市、智慧城市”等城市发展的新命题,引起了与会专家学者及媒体的广泛关注。
  受《中国科技财富》杂志之约,我将在这两个会议上的发言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跨越时空看城市――
  上帝创造了万物,万物又各自创造着自己的生存方式。蚂蚁构筑了蚁穴,人类在不断地演绎着群落、部落、酋帮、村落等种种不同的聚集生存方式后,创造了城市这一最佳的集聚生存方式。
  让我们跨越时空来看城市,今天的蚁穴和一万年前没有什么不同,可今天的城市已经与数千年前的城市大相径庭。从远古到今天,城市的形态、功能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城者,所以自守也”(《墨子•七患》)的单纯防御功能和“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易经•�辞下》)的集市贸易功能,逐渐发展到规模化社会生产功能、复杂的社会分工功能、文化艺术的生产、凝聚、交流及辐射功能等。城市演进至今,更已成为人类文明的汇聚之地,人们在城市里创造着文明,享受着文明。
  城市是人类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成果,是人类文明的成果。
  
  21世纪,城市的世纪
  城市巨大的功能,一直推动着人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城市一旦形成,由于其聚集效应和规模经济递增效应,使城市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发展能量。正如恩格斯在评价伦敦时所说:像伦敦这样的城市,250万人这样聚集在一个地方,使得这250万人的力量增加了100倍,从而发出震动全世界的电击(《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303-304页)。恩格斯所说的这种“增加了100倍”的力量,就是指城市的集聚效应、辐射效应。进入21世纪,人口和各种经济要素、经济活动正继续向城市集聚,城市的人口更多了,城市的面积更大了,城市的功能也更强大了。
  因此,各国政府都高度重视城市的发展,城市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国家发展的强大支柱。未来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将是城市于城市之间的竞争。一个国家要想成为有竞争力的大国,非得有大城市、大城市群。
  21世纪已经进入了城市的世纪。
  
  城市化,城市发展的引擎
  在数千年的城市发展史中,城市化成为世界各国城市发展的引擎。
  自工业革命到现在,全球城市化进程已经走了200多年,城市化水平从当时的5%~6%发展到现在,发达国家已达70%。二战后,西方世界城市化的速度加快,出现了大城市、都市圈、城市带、城市群。20世纪90年代,在城市群的基础上又发展出“组团式城市群”这一概念。这种组团式的城市群除了保留了城市形态的全部功能外,更强调以一个特大中心城市为轴心的区域经济集中化、强调产业项目协调布局、强调人力资源协调布局、强调金融机构协调布局、强调基础设施协调布局,使城市群具有明显的互补效应和规模效应,使这一区域经济在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能流等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自2007年起,全球共有超过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城市化的速度随着发展中国家的进程加快正处于高速增长的状态,并大大促进了城市群的发展。根据法国学者戈特曼的研究,目前全世界已经形成了六大城市群:从波士顿经纽约、费城、巴尔的摩到华盛顿以及从芝加哥向东经底特律、克利夫兰到匹兹堡的美国两大城市群;从东京、横滨经名古屋、大阪到神户的日本太平洋沿岸大城市群;从伦敦经伯明翰、利物浦到曼彻斯特的英格兰大城市群;从阿姆斯特丹到布鲁塞尔和法国北部工业密集区的西北欧大城市群。正是这些城市群,促进了这些国家竞争力的提高,也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
  
  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和城市化进程
  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城市建设和发展也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政治文化经济和谐发展的新北京;历史与时尚交相辉映的古城西安;重铸国际大都市辉煌的上海;平地起惊雷的“一夜城”深圳……过去三十年来,几乎中国的每个城市都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城市化的进程也随之不断地加快。
  世界城市化进程有一个被描述成“诺瑟姆曲线”的规律:1.城市化初级阶段,该阶段城市化率在30%以下,也被称为城市化发展缓慢期;2.城市化高速发展阶段,该阶段城市化率达30%――70%,也被称为城市化发展成长期;3.城市化成熟阶段,城市化率超过70%,也被称为城市化发展平稳期。“诺瑟姆曲线”有一个拐点,那就是城市化水平达到50%左右时,“潘多拉盒子”将打开,城市聚集所产生的力量所产生“原子裂变”式的能量,几乎是不可遏止地自我放大,城市化和工业化循环加速、互相推动的现象将会出现。
  让我们兴奋的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已经进入了这个拐点。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新中国六十年系列报告,迄2008年末,中国城市总数达到655个,中国城市化率已达到45.68%。值得指出的是,城市群发展迅速,城市发展体系已逐渐走向成熟。除原有的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京津冀、厦泉漳闽南三角地带外,山东半岛城市群、辽中南城市群、中原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海峡西岸城市群、川渝城市群和关中城市群,也开始显露端倪。在东部沿海地区密集的城市群,聚集的城市人口和经济总量,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核心。
  当今中国仍有65%的人口居住在农村,20年后,大概这65%的人口中将会有相当多的人居住在城市,因此,近五至十年正是中国加快推进城市化进程的黄金期。城市化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发展、国家强大、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重要依托,未来,城市化还将是支撑中国大发展的重要“引擎”、推动社会进步的重要手段。中国经济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能够迅速、稳健地走出危机,不能不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发挥了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城市化进程中的问题和挑战
  人类文明已经经历了原始文明、农业文明及工业文明三种形态。
  在原始文明时代,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是大自然恩赐,因此,对自然的崇拜是原始部落人们的基本观念。在农业文明时代,农业产量基本上决定于土壤和气候,人类的基本观念是顺应自然、“天人合一”及生态化。在工业文明时代,人类的科学技术得到了大发展,在经济利益驱使下,人们肆意开发自然资源,大规模改造自然结构,毫不犹豫地向大自然索取。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人定胜天,成了这一时代的流行观念。
  今天的城市正是乘着工业文明的东风快速成长起来的。
  工业文明是一个以“大量生产、大量消费”为特征的时代。这个时代带来的环境污染、生态退化、资源短缺、人口膨胀、人类健康隐患等问题也日益凸现。严峻的事实证明,环境是牺牲了,经济是发展了,然而人类并没有相应地过上原先期望的美好生活。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广州举行的“珠三角大气污染防治高峰论坛”上提交了自己的惊人发现:临床验证,由于吸入了大量炭黑污染物,50多岁的广州人的肺是黑色的,如果还是鲜红色,则不是广州人。“降雨量如此充沛的地方,居然灰霾天气这么多,说明环境问题已经刻不容缓。”这一切都告诉我们,以环境问题为核心的地球生态危机,已经伴随着工业文明的发展向我们走来!
  刚刚召开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向人们发出了警告:如果环境继续恶化,人类将无法继续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生存;如果在地球生态毁灭前没有掌握移民宇宙的技术,人类将彻底毁灭!
  另一方面,偏重钢筋加水泥的城市化道路,必然铸就冰冷、怪异的世界。
  经济主义促使社会很快从一个基于传统非物质因素为核心的意识形态社会,转型到一个物质利益至上的社会;但是一旦经济主义和物质利益走过了头,很多问题就出现了。今天的社会,几乎所有的一切都被货币化,物质利益成为人类唯一的社会乃至政治准则。没有了超越于物质利益之上的意识形态,社会整体道德急剧衰落,加上法制的不健全,各个社会角色之间的信任度几乎不复存在。
  华尔街黑心的金融家,为了满足自己永不满足的财富欲望,制造一个个骗局,雷倒了全球经济,使得国际大都市纽约成为全球经济危机的策源地、金融魔鬼的滋生地;重庆市一个利欲熏心的房地产开发商,为了财富增长速度不受阻碍,竟然明目张胆地将“钉子户”活活打死,给山城重庆又抹上一道黑社会的魅影;西安的一位富豪,为了满足其异化的炫富心理,调动三十多辆奔驰轿车组成车队,迎接花费400万元买来的藏獒,为其爱犬组织了一场浩浩荡荡的入城式,给文明古都西安留下了极不和谐的噪音;令市民不安的上海城管钓鱼执法西子湖边的富二代飙车害命等等,着实给这些美丽的城市抹了黑!
  城市文明发展出现的这些道德缺失、人文精神缺失、物质富裕后人性异化等多发性社会弊端,都说明了一个城市根基的缺失――城市伦理的缺失。这种缺失还表现在拥挤的城市交通、紧张的城市住房、失业与贫困、贫富差距拉大、人情冷漠、高犯罪率、“流动人口”与“农民工”的命题的失准、城管与小商贩的矛盾的加剧等等。于是,人们开始呼唤关注城市伦理,渴望改善城市的精神面貌,建设健康文明的和谐城市。
  除此以外,城市的经营和管理也存在着不少的问题,如:毫无个性的城市形象定位、千篇一律的城市规划、急功近利的产业定位、杀鸡取卵式的资源开发、缺乏卖点的招商引资、墨守陈规的城市经营和城市营销、“找不着北”的旅游产业发展规划、被忽略的城市核心价值和城市文化等等。
  以上问题如果不及时有效解决,城市发展将会走向死胡同。
  
  人类新文明时代――知识文明时代向我们走来
  人们开始在更广大更深远的背景下思考新的发展观。于是科学发展观、人本主义、环保主义、反工业化、反生产力等种种思潮蜂起,并开始在全球流行。与此同时,新的生态观、资源观也大量涌现,诸如:环境经济学、生态经济学、工业生态学、稳态经济学、非碳经济等新理论、新观念不断产生。
  人类文明已开始超越工业文明向新文明迈进。
  在新文明社会中,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结合激活了科学的文化功能;以全球气候变暖为代价实现高度工业化的模式将被改变;追求“天人合一”的东方智慧文明将成为全人类的思想基础;超越物质主义和享乐主义,精神需求和审美需求将成为人类追求的更高境界;经济社会开始向智力社会发展;非物质经济将成为社会经济的重要增长极……。由于人类新文明的内涵极为丰富 ,因而人们对新文明作出了多种表述 ,其中尤为令人瞩目的即是“知识文明”,这种表述道出了知识已成为支配社会发展主导力量的真谛。
  上海世博会的主题“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更切中了知识文明时代,城市发展的本质:人是城市的主体,城市的产生和发展是为了人,是为了满足人们美好生活的需要。这里说的美好生活当然包括美丽的城市空间、富足的经济以及丰富的精神和文化生活、完美的城市形态等等。
  
  城市发展的新理念――知识城市
  当前世界正处在全球性的转折时期, 城市正面临承载力过高、超负荷运转,城市的发展别无选择,必须创造出一种新型的城市模式。
  “知识城市”是上个世纪 90年代在西方发达国家城市转型中诞生的一种城市发展新理念,是西方发达国家对工业化、城市化进程中所出现的诸多问题的一种历史反思,是在知识经济的背景下,通过充分利用现有城市的社会、经济、文化资源,通过有目的地鼓励培育知识、技术创新和智慧,创造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实施“以知识为基础发展”的战略,加速城市社会、经济空间结构转型,以促进可持续发展,提升城市核心竞争力的全新的城市发展理念。
  2004年9月,世界各国一些城市的市长、知识管理工作者齐聚西班牙的巴塞罗那,出席了“知识城市论坛”――“E100 圆桌论坛”。会议发表了“知识城市宣言”,提出了一项全新的城市发展战略,旨在促进城市的转型和产业调整升级,以赢得未来城市发展的核心竞争力。2007年“首届世界知识城市峰会”在墨西哥的蒙特雷市举办,会议制定了“以知识为基础的第三产业占城市经济的主导地位”等十一项较为详细的知识城市评价体系,并评选了“最受尊重的知识城市”。此次会议标志着“知识城市”理论与实际的首次正式的有机结合,“知识城市”作为一种全新的理念为国际社会所认同,并融入到许多国家的城市发展战略之中。2009年11月“第二届世界知识城市峰会”在中国深圳召开,会议围绕“成长中的新兴知识城市”的主题,深入探讨知识创新与传播、知识管理与城市发展等课题,并评选了西班牙瓦伦西亚、巴塞罗那、英国曼彻斯特和美国波士顿等四个城市为“最受尊重的知识城市”。会议发表了《第二届知识城市峰会深圳宣言》。宣言提出,将充分运用人类知识和创新,依靠人类的生存智慧,建立以人为本的新型城市。
  我国的很多城市都高度重视“知识城市”这一发展理念,关注世界城市发展的新动向,纷纷制订了打造知识城市的发展战略。深圳正是沿着“创建知识城市之路”,从青春深圳、移民深圳、创新深圳、科技深圳、金融深圳、文化深圳、优美深圳一路走来,并获得了“杰出的发展中的知识型城市”称号。大连作为东北地区一个经济发展速度非常快的城市,也已经确立了创新大连、向知识城市发展的战略目标。西安把知识城市作为未来十年发展的战略目标,要把西安打造成知识高地和人才高地。重庆也将实施“知识城市”战略,充分利用以知识为基础的发展方向,提升城市参与全球竞争的核心竞争力。
  
  城市发展的新命题
  无疑,“知识城市”这一全新的发展理念,大大拓宽了城市发展的思路,让我们看到了城市发展的新曙光。然而,这一理念也有缺陷,比如说它的评价体系还是以硬件为主,忽略了城市精神、城市文化能量等非物质层面的城市发展要素。在第二届知识城市峰会上,我以“创意聚焦城市未来”的题目,阐述了非物质经济形态在城市发展中的重要性,同时提出了打造“创意城市”、“智慧城市”、“文化城市”的城市发展的命题。
  非物质经济、智慧城市、文化城市、创意城市这些全新的命题,将给未来城市的发展提供一个更加宽广的思路。
  非物质经济
  中世纪以来,世界先后经历了三种经济形态:1.农业经济形态;2.工业经济形态;3.服务经济形态。这三种经济形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二、三产”。其中“一、二产”主要是依靠掠夺自然资源的方式得到发展。这种相对野蛮的生产方式引起了全球性的生态危机,给人类可持续发展带来了严重威胁,迫使人类需要急切寻求一种新的生存空间,以减少对实体资源的依赖。文化产业、创意产业的发展,让我们明显地看到了现代物质经济转向后现代非物质经济的转变。非物质经济为人类营造出一个反物质生存空间,它改变了整个社会生产方式,使得全球经济增长的资源重心发生了转移:知识文化信息等非物质因素创造财富的比重开始超过物质因素所创造财富的比重;知识文化信息等非物质性因素已成为一个国家和一个城市经济竞争力的主要指标;物质生产使用效率取决于非物质性因素的投入量和强弱程度等。传统的财富创造方式是物质形态,唯有在知识经济时代,不论是财富的创造方式,还是财富的存在形式,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革,人类进入了“知识经济”、“无重量经济”、“非物质经济”的新时代。
  在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刻,重视非物质经济对经济的增长以及提高城市的竞争力,必将发挥极其重要的作用。
  
  创意城市
  自1997年,“创意火种”从英国点燃后,美国人发出了“资本的时代已经过去,创意的时代已经来临”的宣言;韩国提出“资源有限,创意无限”的发展理念;日本发出“创意关系到国家兴亡”的呼声;新加坡更是提出打造亚洲“创意之都”的国家战略。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甚至发出了“谁占领了创意的制高点谁就能控制全球,主宰21世纪商业命脉的将是创意,创意!创意!除了创意还是创意”的惊世预言。这意味着创意经济的烈焰已经在全球熊熊燃起。
  中国是从城市经济发展的角度开始关注创意经济的。北京确定了打造“中国创意产业中心”的战略目标;上海已确定让创意产业成为“十一五”期间发展的重点产业,提出了上海创意产业“10年亚洲之最、20年世界知名”的战略目标;广州的目标则是成为“创意产业核心策源地”,并明确提出“退二进三”(退出第二产业,发展第三产业)的战略决策;重庆提出打造“时尚之都”并计划重点建设11个具有特色的创意产业载体;杭州则着力打造“中国动漫之都”,建立了拥有2.5亿元的动漫产业专项基金,支持动漫生产企业和原创作品;西安致力于传统经济向创意经济的转型,力争将创意产业打造成未来10年最大的产业;围绕建设国家创新型城市的目标,深圳出台了《关于促进创意设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规划将深圳市建设成为国际创意文化中心。
  毋庸置疑,创意经济已经引起我们城市管理者的高度重视。
  然而,我要说的是我国诸多城市对创意经济的理解及做法或多或少仍有点“走偏”。从上述城市发展创意经济的战略决策来看,基本重点都在“创意产业化”这一个层面上下功夫,而城市发展创意经济的另一个重要层面“产业创意化”甚至还不为其所知,这一点应该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尤其是要通过激荡想象力、建立新的思维模式来激发城市创意潜能;用创意激活城市的文化能量,使城市文化作用于城市的经济;使城市传统与创新相结合、本土特色文化与全球化趋势相兼顾;用非物质的创意经济为城市创造财富,从而创造出具有竞争力的、有原创力的“创意城市”,这才是我们实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更为重要的途径。
  
  2010,城市发展的新时代
  我们即将送走新世纪以来我国经济发展最为困难的2009年。这一年,除了国际金融危机持续扩散蔓延给我国经济带来了重创外,由于企业改制、房屋拆迁、土地征用、集资等问题造成的民怨而导致的非阶层性的、无直接利益性的群体事件也不断发生,我国的城市经济、社会发展遇到严重困难。
  然而,危机也伴随着机遇,这场国际金融危机将迫使我国从根本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加快经济结构调整。这必将给我们的城市化进程注入更加科学的发展理念。
  岁末,中央政治局常委频频进行调研,每到一处,发出的几乎都是转变增长方式、进行经济结构调整的号召,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主旋律也是转变增长方式,进行经济结构调整。这种大力度的增长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必将给我国的经济发展带来质的变化,也必然给城市建设带来新的发展机遇。
  2010,我们的城市管理者,要善于抓住机遇,认真对待知识城市、创意城市、非物质经济这些新的命题,用创意打造城市梦想,用创意提升城市的核心价值点,用创意释放城市的文化能量,用创意整合、开发城市资源,用创意扩大城市发展空间。一句话:用创意思维,对城市的社会、经济、文化、生态进行全方位的经营,将城市建设得更加美丽。

推荐访问:新时代 开启 城市 发展
上一篇:浅谈新税法环境下企业税收筹划之我见 浅谈影响犯罪心理形成的因素之我见
下一篇:最后一页

Copyright @ 2013 - 2018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570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