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堕落轨迹:黄燕副部长午睡

来源:自然科学 发布时间:2019-03-01 05:38:29 点击:

  2008年10月18日上午,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大厅外,警备森严,国人所关注的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受贿案将在这里进行公开宣判。      仕途得志平步青云
  偶遇红颜堕入贪途
  
  刘志华,辽宁省盘锦市人,生于1949年4月6日,1968年8月刚参加工作时曾在一家国营煤矿当过挖煤工人。因不怕苦,表现好,被矿党委推荐上了大学。上世纪70年代中期,刘志华大学毕业后被直接分配到北京市劳动局,从此步入政坛。在此后的时间里,刘志华凭着自己的勤奋努力和组织的培养,先后担任过北京市劳动局工资处副处长、处长、局长助理兼工资一处处长;市劳动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国家劳动部工资所副所长、综合计划司副司长、计划与工资司司长;后由劳动部下派到北京市劳动局任党组书记、局长。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北京市人民政府秘书长兼市国家机关工委书记。1999年便开始担任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同时仍兼任市政府秘书长、市国家机关工委书记。根据市政府领导分工,刘志华主要分管北京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北京市人民政府住房制度改革办公室)、北京市规划委员会(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北京市体育局、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等部门的工作。回顾刘志华的从政历程,可谓仕途平坦,一路顺风;担任副市长后,又可谓是官居要位,权倾一方。
  刘志华走上犯罪的道路,始于他就任北京市副市长高官一职之后。
  刘志华担任北京市副市长后不久,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经人介绍,认识了北京市从事建筑业的女商人王建瑞。王建瑞虽已步入中年,且容貌平平,但能言善道,性格开朗,很投刘志华的脾气。俩人一来二往,王建瑞很快成为刘志华的红颜知己。
  王建瑞是个商人,虽然已是徐娘半老,能傍上副市长这个高官从心理上仍不满足,她最终要的是刘志华所位居的副市长权力能给她带来的丰硕商机和财运。
  1999年,北京市中融物产有限责任公司在建设“三义大厦”时,因建设资金不足而停建。公司董事长回某经人介绍找到了刘志华求救。刘志华利用职务便利,帮回某将“三义大厦”最终以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置换给了中央某直属国家机关,使该公司转危为安。
  刘志华帮了回某的忙自然不会白费力,但亲自索取回报未免又有点太难为情。这时红颜知己王建瑞派上了用场。王建瑞作为商人言钱脸不红,在刘志华的授意和参与下,开诚布公地向回某索要一辆轿车。2000年11月,回某将一辆价值人民币40.9万元别克轿车送给了刘志华,这辆车到手后即成了王建瑞的专车,直到案发被扣。没过多久,为讨好刘志华,回某借刘志华出国考察之机,又送给王建瑞4000美元,让王建瑞转交给刘志华。这笔钱自
  然落入俩人的私囊。
  刘志华虽然收下了回某送上的轿车和美金,但私欲仍不满足,他私下和王建瑞商议到:我们为回某谋取了4个亿的经济收入,怎么也得按1%给点回扣吧。为了实现这个1%的回扣,从2005年初开始在刘志华的授意下,王建瑞多次找中融物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回某索要400万元。虽然刘志华没有直接出面要,但回某知道王建瑞这个女人和副市长的特殊关系,他心疼这400万不想给,但又不敢公开拒绝,只好推诿周旋。但王建瑞步步紧迫,回某只好委曲求全,答应给他们400万。刘志华知道,如果直接赤裸裸地接受400万的回扣,受贿嫌疑难脱干系。于是,他和王建瑞商议了一个瞒天过海的方式:让回某以投资入股的名义,将400万元打入王建瑞的鹏森有限责任公司。并对王建瑞说:“让中融公司以投资入股的名义交给咱们(指400万元),这样做比较稳妥。”既然刘志华发了话,回某无奈,只好遵命从自己的公司和下属的北京兴融拆迁服务有限公司以“入股资金”的名义分别转入王建瑞的鹏森有限责任公司各200万元,共计400万元。
  
  玩弄权术肆意妄为
  敛财受贿不择手段
  
  刘志华掌握着北京市国土资源管理、城市规划的大权,他的权钱交易行为也主要集中在土地审批领域。
  1999年11月,刘志华当上北京市副市长后不久,又兼任了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北京海淀区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潘某和刘志华是老朋友,平时来往密切,私交甚好。当时,中关村内的北京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和北京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有限公司尚缺总经理一职待任命。潘某得知后有意前去,他知自己虽无背景,但有刘志华这棵参天大树做后盾,由刘志华出面推荐,此事肯定能成。他找到了刘志华,说了自己的想法。刘志华亲自出面向有关部门推荐潘某任职。没过多久,潘某如愿以偿地担任上了上述两家公司的总经理。为了回报刘志华的推荐提携之恩,2002年4月,潘某登门致谢,在刘志华的办公室送上了2000美元;事后,又通过亲属送给刘志华在国外留学的儿子5000美元。
  2001年底,北京科技园文化教育建设有限公司为了获得建设项目用地,总经理魏某对刘志华开展了攻关。这位总经理先是从加深个人感情和友情入手,经常在下班后找刘志华“汇报工作”,寻求支持。随着时间的推移,俩人友情逐渐加深。为满足魏某公司建设用地的需要,从2001年底到2002年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刘志华先后8次主持召开涉及北京科技园文化建设教育有限公司建设用地的专题会议。在北京市建设用地十分紧张的情况下,不惜余力地为该公司建设用地奔走协调。最终北京科技园文化建设教育有限公司拿到了近6000亩的建设用地。
  为了回报刘志华在建设用地上的费心关照。2002年11月,魏某到刘志华的办公室将事先准备好的3000美元送了上去。刘志华顺手收下。事过不久,魏某再次登门,又给刘志华送上了5万元人民币,刘志华又照收了。
  有金钱做基础,刘志华和魏某的友谊日渐深厚。不久,魏某在工程建设上遇到了资金困难,又求助到刘志华门下,刘志华很快协助其公司获得了国家开发银行的贷款支持,为魏某解了燃眉之急。魏某为了报答刘志华的“恩情”,投其所好,花11万元巨款买了一尊文物佛像送给了刘志华。刘志华笑纳了。
  北京市兆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北京荟宏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中关村西区承建二级开发项目需要提前开工,同时,该公司承建的中央电视塔周围“经营性绿地”立项和北京市西城区北丰危改小区内两棵绿牌古树移植等事宜在进行过程中需要刘志华的支持。公司董事长穆某通过他人介绍求助到兼任中关村科技园管委会主任的刘志华。刘志华很快协调有关方面大行方便,使穆某如愿以偿。为表达对刘副市长的谢意。2004年4、5月间,穆某在去加拿大出国考察时,借道到加拿大汉密尔顿市看望在当地留学的刘志华之子张某,送给张某7000美元(折合人民币5.79万元)。事后,张某告诉了父亲刘志华。
  
  为满红颜难填欲壑
  狼狈为奸联手犯科
  
  明朝作家冯梦龙有句名言:“色欲乃忘身之本”。刘志华走上犯罪之路,从根本上讲源于他色欲上的自我放松,生活上的自我堕落,金钱上的狂热追逐。从检察机关查处案件看,刘志华的相当一部分索贿受贿行为与其情妇王建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衡水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的刘志华受贿财物折合人民币696.59万元中,他伙同其情妇索要接受的贿赂达到590余万元,占其受贿总额的85%。刘志华自从和王建瑞发展为情人关系后,对王建瑞几乎是有求必应,王建瑞提出要房子住、要车子开,想当老板,每当这时,刘志华都是积极想办法,俩人一个幕后,一个台前;一个卖权,一个收钱,有预谋,有分工,密切配合,珠联璧合。
  王建瑞自从靠上了刘志华这棵大树后,敛起财来毫不手软,常常狮子大开口。2002年9月,王建瑞得知北京市天创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王某有事求助于刘志华,便鼓动刘志华向王某索要一套住房供俩人姘居所用。刘志华一想,王建瑞说的有理,弄一套房子金屋藏娇,即保险安全,又有固定的场所,再说,王建瑞既然跟了自己,给她弄套房子也是应该的。没多久,刘志华便和王建瑞一起向王某索要一套住房。2004年11月,王某将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北大街的一套住房送给了王建瑞。案发后,该房产经鉴定价值人民币52.1万元。
  空手套白狼要了一套房后,王建瑞仍不满足,她还想要一套面积更大的房产。于是,她将目光又盯上了北京市首都创业集团公司总经理刘某。刘某是京城有名的企业家,平时由于工作关系,与刘志华和王建瑞都很熟悉,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王建瑞会将贪婪的目光盯向他。
  王建瑞原本有一套47平方米的旧公产房,个人一直承租着。王建瑞向刘志华提出:用这47平方米的公产房从刘某的公司换一套面积大点的住房。情人开了口,刘副市长言听计从。很快,刘志华和刘某讲了此事。没多久,刘某便给王建瑞调换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住房。按说王建瑞这下该心满意足了,但她得寸进尺,又想把这套80多平米的住房办成个人的产权房,从而达到永久占有这套房产的目的。刘某感到棘手难办,但又不能直接向刘志华言明不能办。于是,只好私下想办法尽量满足王建瑞的奢望。
  一连几个月过去了,刘某没能把产权的有关手续办妥。这下引起了王建瑞和刘志华的不满,心胸狭窄的刘志华萌生了报复之意。此时,刘某公司的一个商业中心项目报告有关部门正好送到了刘志华的案头,刘志华索性将报告压住不予批示。报告批不下来,项目无法进行。刘某见刘志华翻脸不认人,为了公司的利益,他只好找到刘志华,答应在本公司新开发的“梵谷水郡”项目中给王建瑞一套新房,房款将来由他的集团公司给予解决。
  得到了刘某的承诺,王建瑞的脸由阴变晴,刘志华的心情也愉悦了许多。2006年1月24日,刘某安排王建瑞与自己的公司签订了位于北京朝阳区住宅小区“梵谷水郡”D2―2―901室的房屋认购书,同时,向王建瑞承诺无需其支付购房款。1月25日,刘志华在情妇王建瑞的要求得到满足后,即签批同意了刘某公司的项目规划方案报告,指示有关部门办理。党和国家赋予刘志华的管理权力成为了他敛财聚宝的砝码。
  2006年4月20日,王建瑞拿着刘某公司下属的北京阳光金都置业有限公司准备的567900元现金交纳了房款。案发后,经鉴定,这套房产价值人民币99.61万元。
  
  作茧自缚罪孽深重
  落入法网罪有应得
  
  2008年10月14日上午,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刘志华受贿案。庭审时,刘志华的妻子和儿子张某都坐在旁听席上。当时,站在法庭被告席上的刘志华望着台下的亲人想了些什么无人知道,但作为一个父亲,刘志华爱子心切和许许多多的父亲一样,只不过,他爱子是用手中的职权为子敛财,结果把自己也敛了进去。
  2002年下半年,北京方舟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在经营过程中资金上遇到了困难。刘志华利用自己担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的职务之便,协调有关部门为这个公司解决了资金困难的问题。公司董事长李某为此对刘志华心存感激,让妻子王某分两次汇给在加拿大留学的刘志华之子张某各1万加元,共计2万加元,总计折合人民币12.27万元。张某收到这两笔钱后告诉了父亲刘志华。
  2006年4月,北京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在办理康体中心项目计划任务转正手续时,得到了刘志华的积极帮助。其实刘志华热情帮助这个项目有着个人的小九九。他知道,这个公司目前正在开发着一批商品房,他想借机为儿子搞一套价位便宜的大面积住房。康体中心手续办妥没多久,刘志华便向这个公司的副总经理李某提出了为其子优惠购买住房的想法。李某不敢答应,便向总经理许某请示。考虑到刘志华对公司的帮助以及公司今后可能还要有求于刘志华,许某同意以优惠价格给刘志华解决一套住房。没多久,该公司以55.88万元的低位价格将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东北旺乡西二旗“燕尚园”一套面积为131.48平方米的住房售予刘志华的儿子。事后,经鉴定该房屋时价为人民币83.69万元。刘志华随随便便一句话,便从此套房产中获得了差价人民币27.81万元。权力再一次在刘志华的手中发挥出了能量。
  ……
  据检察机关侦查证实,从1999年至2006年间,刘志华利用担任北京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资产置换、土地开发、职务晋升、银行贷款等方面的利益,单独或伙同情妇王建瑞,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6.59万元。
  恶始必有恶终。就在刘志华利用职权和其情妇王建瑞贪欲无度、大肆捞取钱财之时,刘志华收受贿赂、生活腐败堕落一案东窗事发。2006年6月9日,中央纪委、监察部根据有关知情当事人对刘志华生活腐败堕落和经济犯罪问题的举报,决定对刘志华采取“双规”措施,对其相关问题立案审查。6月11日,北京市人大依法罢免了刘志华的北京市副市长职务。刘志华涉嫌经济犯罪进入了党内审查程序。经审查,刘志华在担任北京市政府秘书长、副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折合人民币数百万元;生活腐化堕落,包养情妇并滥用职权为其情妇承揽工程谋取巨额非法利益。刘志华的违纪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其中受贿等问题已涉嫌犯罪。同年12月上旬,经中纪委决定并报中央批准,决定开除刘志华党籍和公职,将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最高人民检察院受理刘志华受贿案后,即指定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对该案立案侦查。12月11日,经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刘志华被依法逮捕。在此后的近两年半的时间里,检察机关经过缜密侦查和大量的内查外调工作,终于彻底查清了刘志华特大受贿案内幕。与此同时,检察机关也对王建瑞涉嫌受贿犯罪进行立案侦查,并获得了王建瑞伙同刘志华共同受贿的犯罪证据。2008年1月7日,衡水市人民检察院就刘志华受贿案依法向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0月15日,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刘志华受贿案进行了公开审理。
  在列数了刘志华受贿犯罪的过程后,审判长宣布:刘志华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情节特别严重,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已构成受贿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85条第1款、第386条、第383条第1款第1项之规定,依法判处其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据悉,刘志华的情妇王建瑞的受贿案也在刘志华案开庭结束的第二天即10月16日,在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等待她的将是法院的严正判决。这正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速与来迟。
  (作者单位:河北省人民检察院)

推荐访问:北京市 副市长 轨迹 堕落
上一篇:[国家发展改革委布置开展“十二五”规划前期重大问题研究工作] 十二五规划
下一篇:东营市打造全国石油机械装备制造业基地初探 中国的装备制造业

Copyright @ 2013 - 2018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八文档网-文档下载,办公室文档软件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19570号-4